《三相类 》即《五相类》一书之异题,自元代俞琰起认为应为《三相类》。杨慎古文本及其他白文本多如此。俞琰《席上腐谈》卷下云∶“《三相类》者,太易也,黄老也,炉火之事也。三者之阴阳造化,盖相类也,参即三也,同即相也,契即类也。”朱元育注《参同契》云∶“然则御政也,养性也,伏食也,总括三则曰三相类,一言以蔽之,则曰大易性情而已。盖日月为易,只是坎离二物,一阴一阳,一性一情,究不过身必两字,更能以中黄真意,和合身心两者归中,便是冒天下之道。黄老之所养,养此而已;炉火之所炼,炼此而已。此其所以为《三相类》也,此《三相类》之所以为《参同契》也。”

I 作者相关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