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美]马丁·塞利格曼(Martin E. P. Seligman) ● 知名心理学家,积极心理学的创建人,被认可为“积极心理学之父”,靠前积极心理协会(IPPA) 终身荣誉主席。 ● 美国心理协会前主席,美国心理协会终身成就奖获得者,还曾荣获美国心理协会两项大奖——威廉姆斯奖和詹姆斯·卡特尔奖。 ● 畅销书作家,《真实的幸福》《活出很乐观的自己》《认识自己,接纳自己》《教出乐观的孩子》等被译为多种语言,畅销优选。 ● 积极心理学之父、美国心理协会终身成就奖获得者马丁·塞利格曼专享自传。因为他,心理学进入了全新的时代! 塞利格曼是ZUI具影响力的还在世的心理学家之一,是当代心理学的一面旗帜,经历并引领了当代心理学的转向。正是他,让幸福成为心理学的研究内容,让追求幸福成为一件自然而然的事。 ● 一部塞利格曼传,就是一部积极心理学发展史,以及半部当代心理学变革史。每一个心理学人和追求幸福的人都应该读! 塞利格曼推动心理学完成了4大变革:,心理学摒弃了行为主义并认真对待认知;第二,心理学把研究的关注点从痛苦转向幸福;第三,心理学终于认真对待进化论和大脑;第四,心理学从对过去的痴迷转向研究如何思考未来。 自他开始,心理学从研究痛苦转向研究幸福,从关注病人转向关注普通人。可以说,想要了解当代心理学的发展和变革,就保证不能错过塞利格曼的自传。 ● 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院长、中国积极心理学发起人彭凯平担纲主编并倾情推荐,南京大学心理学系主任周仁来、西南大学心理学部部长陈红、东北师范大学心理学院教授盖笑松、清华大学积极心理学研究中心办公室主任赵昱鲲联袂推荐! ● 湛庐文化出品。 一部塞利格曼传,就是一部积极心理学史和半部当代心理学史。本书再现了积极心理学的创建、应用及发展背后的故事,直击塞利格曼如何推动整个心理学领域转向。正是因为塞利格曼,心理学进入了全新的时代。一本书呈现了塞利格曼的传奇一生。本书为我们呈现了一个不一样的塞利格曼,通过本书,我们可以多方面地认识塞利格曼这位传奇的心理学家,了解他如何始终与焦虑为伴,如何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,如何带领心理学冲出黑暗,奔向光明,引导心理学面向未来,而不再是被过往所驱使。积极心理学之父、美国心理协会终身成就奖获得者马丁·塞利格曼专享自传,每一个心理学人和追求幸福的人都应该读!      章 童年:我是父母的乐观主义宣言(1942—1955) 与同时代的众多心理学家一样,我与心理学也是结缘于弗洛伊德的著作。那一年我13岁,姐姐贝丝(Beth)从罗切斯特大学回家过暑假。从我6岁起,贝丝便是我的良师益友,她活力四射,对我也钟爱有加。7岁的时候,贝丝教会了我什么是阶乘,为此我还在二年级的同学面前炫耀过,这或许是我今生次展露自己的“学霸范儿”。9岁的时候,也是贝丝把科幻小说《平面国》(Flatland)读给我听,让我抢先发售领略了几何世界的美妙。当12岁的我向贝丝坦白自己从来没有从头到尾读完过一本书,只是装模作样地看了一遍七年级的读书笔记时,贝丝把我锁进了卧室,责令我必须把《基督山伯爵》读完,否则不放我出来。过了整整18个小时后,我才从卧室走出来,撒了长长的一泡尿。所幸,我很终通过了贝丝的测验。不过自那以后,对我来说,生命中不可再无书。 13岁那年的夏天,贝丝带了一本弗洛伊德的《精神分析引论》回家。家人带着我们在纽约州的卢泽恩湖(Lake Luzerne)畔宿营。营地外,一张深蓝色的吊床挂在两棵细长的小松树之间,我躺在那张吊床上,捧着弗洛伊德的这本书,爱不释手。 处于经济大萧条时代的父母 我生于1942年8月的一天。据我个人揣测,母亲怀上我,让我父母对未来重新燃起了希望。当时他们俩的生活可以说是举步维艰,而乐观更无从谈起。 我的母亲艾琳·布朗1905年出生于奥拉迪亚(Nagywirad)。1931年嫁给父亲时,她把自己的出生年份改成了1906年,这么做是因为在当时,新娘比新郎年长是件颇为尴尬的事情。奥拉迪亚一直都是一座较为繁华的城市,同时也是犹太人的主要居住地之一。我的外祖母在生我母亲的时候不幸去世。那是1905年12月,在喀尔巴阡山区,我的母亲是一个早产儿,靠着家里的火炉还有外祖父的照料才得以存活下来。由于外祖母的过世,外祖父对赢弱瘦小的女儿倾注了全部的爱。沐浴在浓浓父爱中的母亲,在生命头三年过得犹如田园诗般美好而幸福。但之后母亲所受到的创伤,却足以将她从天堂直接抛进地狱。 外祖父是位胸怀大志的女装裁缝。刚迈入20世纪的维也纳正值太平盛世,是优选的文化和艺术中心之一②。当时年仅25岁的外祖父,想必也很渴望过上维也纳人的生活,于是他申请就读维也纳艺术学院,希望能在那儿学习设计不错女装的课程。区区一个来自乡下的犹太人,自然而然地被拒之门外。于是,外祖父带着那时还很年幼的母亲,决定去柏林碰碰运气。 来到柏林后,外祖父娶了第二任妻子。我只知道应该叫她“布朗外婆”。布朗外婆个头不高、体格壮实、口无遮拦、脾气暴躁……还是个醋坛子。她就是灰姑娘继母的现实版,毫不掩饰自己对继女的厌恶。自那以后,母亲再也没有得到过父爱。 事实上,外祖父在柏林的发展前景并没有比在维也纳好多少,他的不错女装设计师梦想再一次破灭了。1911年,外祖父带着6岁的女儿和怀孕的妻子来到了纽约,把家安在了纽约以北几公里的塔卡霍镇(Tuckahoe)。外祖父在小镇上开了一家裁缝铺。母亲上学的时候可谓苦乐参半。那个时候的美国,恰逢大批移民蜂拥而至,母亲所在的班上几乎都是新移民的孩子。可是因为不会说英文,母亲总是被老师忽略。 待母亲步人青春期后,她再也不会让人视而不见了。那时的母亲相当出众,她虽个子不高,但风姿绰约——金发碧眼、谈吐文雅、温柔敦厚,是一位让人愿意与之说心里话的好姑娘。可贫穷让母亲命途多舛。外祖父的裁缝铺被一把大火烧得一干二净,于是母亲不得不从高中辍学,去做法律秘书,帮助外祖父养家糊口。 在“咆哮的二十年代”(Roaring Twenties)①,母亲拥有众多追求者,这或许是命运给予她的一笔补偿。在追求者中,有一位学法律的年轻小伙子,尽管母亲一再拒绝他,但他还是锲而不舍。在母亲与一位富有的牙医订婚之际(家里曾传言母亲订过6次婚),“经济大萧条”开始了。一天晚上,也许因为那时正值母亲很为脆弱的时刻,这位小伙子终于对母亲追求成功了。小伙子突袭成功,他与母亲的罗曼史也就此拉开了帷幕。当然,这个小伙子就是我的父亲阿德里安。 锲而不舍只是父亲的优点之一。他英俊帅气,金发碧眼,胸肌发达,脸颊上有深深的酒窝。同样,他还很聪明,为人机灵,思维敏捷。我的祖父和祖母在19世纪90年代分别从德荷交界处和法国的阿尔萨斯(Alsace)移民到了美国,在19世纪末,二人在纽约结婚。他们的长子,也就是我的伯父伯特,是个身材魁梧、面颊红润、年轻气盛的小伙子。伯父在华尔街成立了一家贸易公司,在“经济大萧条”前夕,20多岁的他就已经是一位腰缠万贯的富翁了。由于娶了一位信奉天主教的姑娘,让塞利格曼家族感到蒙了羞,伯父后来被家族排斥在外。与伯父不同,父亲自幼多病,经常赖在家里不去上学。 但是后来,父亲连跳四级,以极快的速度念完了纽约城市大学的课程,并拿到了纽约大学的法学学士学位,之后又获得了哥伦比亚大学的法学博士学位。父亲和母亲在一起后,二人

热词:冠状病毒  尾款人  后浪
所有表达在明生(MONSENG)的内容都应当遵守互联网道德及符合相关法律法规的要求。
支持原创,左下方在看、赞并分享,谢!
♦上下热文放送♦
谢谢赞赏 学耕
每个地点,都有自己的高度

I 相关推荐